事件与意义:教育叙事的两个基本要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■邢晓波

    教育叙事研究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质性教育科研方式。叙事就是“讲故事”,作为校本研究的方式之一,教育叙事具有“故事性”和“研究性”的双重特点。从教育叙事的构成看,应当包含事件与意义两个基本要素。

教育叙事的核心在于经历的“事件”。通过对“事件”的叙述,使教师在过去的教育活动中所经历的教育事件得以再现,使个体的教育经验得以与他人共享。在叙事时,要求教师对亲历的教育事件加以梳理、选择、整合、贯通,从而在一种基于教师亲历的教育叙述之中,能“把真实的教育生活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”,又能“在众多具体的偶然多变的现场中去透析种种关系,解析现象背后所隐蔽的真实,从而使教育生活故事焕发出理性的光辉和智慧和魅力”。教育叙事中的“事件”,应具有情节上的完整性,同时也应避免“流水帐”式的平铺直叙,要抓住事件中的关键矛盾冲突,把教师如何想方设法解决问题的过程以及取得的教育效果叙述清楚。#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#

教育叙事的价值在于蕴涵的“意义”。教育叙事不同于一般性的讲故事的地方,在于作为叙事者的教师并不只是单纯地讲述自己的教育经历,而是一种理性的参与之中对教育生活作出意义的梳理与提炼。教育叙事以事件为本,却以主题感动人心;它以师生熟悉的教育活动为开端,却又把熟悉的教育事件“陌生化”;它蕴涵着丰富的教育主题,却又在含而不露的叙述中让读者自己去寻找到那些隐匿的道理。一篇有价值的教育叙事,不在于叙述的事件如何感人,而在于对事件思考的深度。教育叙事要求教师用教育理论关照自己的教育行为,对自己在教育事件中的做法进行深刻反思,从而获得一定的经验或教训。

用教育科研的思维推进教师读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邢晓波
   近段时间,阅读了区域内一些教师的读书事迹和学校推动教师读书的总结材料,也实地观摩了一些学校的读书活动现场,看到许多学校举办了各种多样的读书活动,也涌现出不少热爱读书的教师。但是细细琢磨,不管是教师个人读书也好,学校推进读书也罢,其形式大同小异,总结个人读书,就是批注读、坚持读、亲子读等等;总结学校读书就是读书沙龙之类。任何一件事情,不同的人来做,在不同的区域做,其基础与方式不可能相同,读书亦然。基于这种考虑,对待读书这件事,我们必须直面这样一个问题:作为教师个体和各个学校,应该如何进行适合自己的阅读?由此,我想到了教育科研。#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#
       教育科研是教育工作者对教育领域的对象、现象及其规律的一种创造性认识的活动,这种创造性的认识的结果是揭示本质、发现规律、创立理论。可见,教育科研的思维应当是一种理性的思维。它必须要回答三个问题:为什么?是什么?怎么样?以这种思维来审视教师读书活动我们可以对应地找到三个问题:教师为什么要读书?教师要读什么书?教师应该怎样读书?在这个基础上,还应该继续追问:教师读书有什么成效?如果搞清楚了这几个问题,再开展读书活动,读书就有了目标,有了规划,也就有了实效。否则,必然是形式大于内涵,停留在浅阅读的层次。
        第一个问题,教师为什么要读书?
        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赘言,但需要强调的是,要寻找到教师个体认可的理由。比如,学校推荐了阅读书目,对于这个书目,老师是不是认可就是一个大问题。学校不能一厢情愿地去推动教师读书,而应该把学校发展愿景和教师意愿结合起来考虑,帮助教师找到适合自己的读书理由。比如海阳市碧城小学,徐英俊校长从学校的立场考虑,想改变教师的精神面貌,改善学校人际关系,从而优化教育生态。通过与教师座谈、交流发现老师们对国学经典有兴趣,也认可其中蕴含的为人处世之道。有了这个共同认识,学校和老师通过商量,确定了把《增广贤文》、《道德经》等经典作为研讨的对象,举行相关的研讨交流活动,老师们就很乐意做,效果自然事半功倍:原本有些“麻木”的老师,现在“看孩子们的眼神儿满是欣赏、鼓励或理解。”读书就这样润泽了教师的心灵,改善了学校的教育生态。每一位教师也应该对自己读书要达成的目标有一个清晰的定位,通过读书实现自己人价值追求。
        第二个问题,教师应该读什么书?
       一是博。就是广泛涉猎,教师阅读的书籍可以包括:学科类、教育通识类、文学类、史学类、哲学类、科学类、生活类等。涉猎书籍多,眼界就开阔,就会培养教师的综合素质,以应对日益复杂和教育教学现实需要。苏霍姆林斯基虽然以研究教师教育著称,但他很喜欢读数学、物理学、生物学、化学、遗传学、天文学等方面的书籍。如果教师在阅读中划了圈子,只读这个圈子里的书,在工作和个人发展中必然会受到许多限制。教育的事情,往往需要跳出教育的圈子,才能看得更清楚。
二是专。蒙田说:“初学者的无知在于未学,而学者的无知在于学后。”学者的无知正是因为择书不当,错读了许多书,反而变得无知。因此,教师阅读一定不要以为“读书读得越多越好”,而应当审慎选择阅读的书目。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广泛涉猎的同时,一定要注意涉猎并非精细的研究,许多方面的书籍,了解一下即可,以免迷失发展的方向。因此,读书一定要专。要读那些与你从事专业和个人发展方向相吻合的书籍。把精力集中于一点,广泛阅读甚至精读这方面的书籍,在实践中反思改进,让专业阅读助推教师成为某一领域的研究者专家。
        第三个问题,教师应该怎样读书?
        教师阅读应当与专业发展相结合。美国教育家莫提默·J.艾德勒曾提出,读书分为四个层次,分别是基础阅读、检视阅读、分析阅读和主题阅读。对于教师而言,我们应当以主题阅读为主。教师通过主题阅读,就可以列出符合自己发展方向的阅读书目,就把个人发展和专业阅读结合了起来,这在本质上,属于一种主动阅读,其阅读效果是最佳的。
教师阅读应当与课题研究结合。课题研究是教师专业成长的重要途径,其研究方式包括学校的小课题研究,包括校本教研的课题研究以及省市级的规划课题研究。课题研究的基础就是广泛深入的文献阅读,通过文献阅读来了解有关专家和一线老师对于所研课题的现状,从而寻找自已课题研究的空白点和价值。课题研究中的阅读,既是主题阅读,又是比较阅读和系列阅读,对于教师形成自己独到的观点,明确发展和努力的方向大有裨益。
        教师阅读还应当与读书活动相结合。许多学校在推进教师读书的过程中,搞了大量的读书活动,可谓轰轰烈烈。不可否认,丰富多彩的读书活动是推进教师读书的有效载体。但是,用教育科研的思维来审视这些读书活动,却会发现许多读书活动严重形式化,剥开华丽的“外衣”,其本质是一种“浅阅读”,这样的活动对于教师的益处是有限的。学校对于教师读书要有整体规划,对于每一次读书活动,策划者都要考虑清楚这样几个问题:为什么要举办这次读书活动?本次读书活动的预期目标是什么?怎样设计活动方式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?只有通过深刻地思考和精心的策划,读书活动才能取得实效。
        此外,教师阅读还可以和学生阅读相结合,以利于教师走进学生的内心深处,了解学生的心理及需要,增强教育教学效果